英超

无上苍穹第五十七章炼化生死轮

2020-01-22 21:4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苍穹 第五十七章 炼化生死轮

修道的人,是修炼魂魄的力量,而魂魄分为三魂和七魄,但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哪怕如今陆元松到了可以驱物的境界,依然不懂魂魄是什么。

陆元松看过天河上人的心血之作,择道记,里面就说‘魂魄分为三魂七魄,魂有命魂、地魂、天魂;魄有力魄、气魄、精魄、英魄、灵慧魄、中枢魄、天冲魄。七魄合一,凝练三魂,得超脱,悟阳神’,但知道是一回事,可怎么去修炼三魂七魄却没有一部专门的功法。

陆元松从胡春娘那里知道,魂魄是由一个个念头组成,倘若哪天没了念头,就如同行尸走肉,通俗来讲,就是走了魂儿。

胡春娘教授给他的知识,是修道界的共识,修道的常识,结合择道记去领悟,就会发现,其实魂和魄是分开的,魂才是念头,壮大念头,就是修炼魂。至于魄是什么,陆元松还没有体悟出来。

他培养出执念,一下驱动了三两三分重的东西,正式成为一个驱物境界的道术高手!

不过,就如武术一样,武术是武功和搏击之术,没有学搏击之术,任你武功再高也没用,除非真正到了一力降十会的境界。

道术也分为道行和术数,道行指境界修为,术数指攻击手段。陆元松不比胡盈儿,胡盈儿得到了天狐谷传承,她施法之间,虚化真实。陆元松就没有这个手段,最多只会观想法。

然而,观想法就和幻觉差不多,始终是虚幻的东西,只对心智不坚的人有一些作用,令其噩梦缠身,形容枯槁,精血败坏而死,不是实打实的攻击。

所以,驱动物体成功之后,陆元松感觉魂魄虚弱,就归窍睁开了眼睛,他微微思考,就从怀里拿出许多东西,有九转玄功、择道记、星斗拳这些书籍,有两个小玉瓶,一瓶是玉兔琼膏,一瓶装着水韵伏虎丸,还有一个巴掌大、黑白相间的质地似玉非玉的圆盘,正是诸天生死轮!

他开始清点自己身上的宝物。

“九转玄功、择道记和星斗拳,这些书籍我都已背熟,记下来了,放在身上太碍事,放在房里又怕出门在外会被发现,最好烧掉,东西存在脑子里才是安全。或者放到祭庙也是个好主意。”

陆元松把三本书籍划拉到床边,目光望向两个小玉瓶和诸天生死轮。

“我现在进入了武师的境界,这瓶玉兔琼膏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应该随身携带,至于水韵伏虎丸,却是要到宗师的境界才能发挥最大药力,可以放到祭庙,以后再取用。”

陆元松把玉兔琼膏放回怀里,将水韵伏虎丸置于三本书籍之上。

最后,陆元松的目光落在诸天生死轮上。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摸透了这件法器,然后想办法炼化,以后对上道术高手,也有了应付的手段。”

普通的刀剑对于阴神是没有作用的,因为阴神就是一团念头,无形无质,而虽然武者的血气对阴神的道术有克制作用,但不可能每次争斗都要耗鲜血去破道术,如果碰到某些难缠的道者,以道术消耗你的鲜血,你岂不是会鲜血流尽而死?

有一件法器就完全不同了,琅琊宗凭借一件黄阶高级的法器玉皇尺开宗立派,这些小门派的掌教区区显形的境界,手握法器就能震慑一方,称王称霸。

足见法器的威能!具有强大震慑性和强大术数之力!

如果陆元松炼化诸天生死轮,哪怕不能纵横天下,却也极大地增强了自保的力量。

陆元松的手仔细摩挲着诸天生死轮,眼神更是入神地观察每一个细节之处,足足片刻后,陆元松徒然地呼出一口气,就如在地下世界得到这件法器就仔细观看一般,依然毫无发现。

“盈儿曾说我已经初步炼化了此物,而且是以罕见的血炼之法意外炼化的,但除了有些感应,并没有如臂使指的感觉,甚至无法加深那种细微的心神感应,盈儿所说的继续炼化之法也没有丝毫用处,到底该怎么办呢?”

在天河宝藏出世前的三天之中,陆元松按照胡盈儿传授的方法尝试进一步炼化诸天生死轮,但没有成效,后来进入天河宝藏就没有功夫理会诸天生死轮。

如今,直面这件似乎威能很大的法器,陆元松没有一点办法。

“莫非要去请教玄祖?”陆元松甚至生出了求助陆玄的念头,然而,转念,他又想到:“如果连炼化一件法器都不成,难免叫他们这些陆氏老祖宗小看了我,不能向他们求助,必须依靠自己!”

“我就不信,拿你没有办法!”陆元松暗暗发狠,他猛地一拳轰在盘子上。

嘭!一声闷响。

“咦?它没有反应,我也不疼!”这一拳下去,陆元松惊奇地发现盘子的质地很坚硬,本来以为拳头会撞伤,却也没有,而且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仿佛力气被吸入了盘子。

没错!就是力气被吸入了盘子,盘子就像水绵吸水一样,会吸取外力!

陆元松有了新的发现,顿时喜出望外,他连忙下床,将盘子置于地上,狠狠几脚踩上去。

诸天生死轮没有反应!

“这样不行,力气太小,很难让诸天生死轮产生反应,必须要有巨力,上千斤,甚至上万斤的力气!”陆元松四顾之下,又有了难题,不知哪里能够产生能够令诸天生死轮有反应的巨力。

磨盘?磨盘不行,最多五六百斤。

马蹄?一匹马有千斤之力,不过踩踏下来也才数百斤,也不行!

陆元松将诸天生死轮收入袖中,打开房门,找到了正在打扫大堂的管事陆灿,他立刻不耻下问。

“陆管事,你知不知道附近哪里有产生巨力的地方,或者有力气特别大的壮汉?”陆元松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样说清楚,他需要力气,这话他说出来自己都不大懂。

不过,陆灿是个心思通透的主儿,虽然不明白陆元松具体表达的意思,但他还是说出了陆元松想要的答案。

“石头村那里有个瀑布,奔流下来有巨力上万斤,不知堂少爷问这些做什么?”

石头村?不就是上次陆元琪带着他和方应龙欣赏荷塘月色的地方!那里居然有瀑布!

“哦,我想练练自己的力气。”陆元松随口搪塞,疾步走向院门,口中说道:“多谢告之,等我回来,必有答谢!”

陆元松急急忙忙地出了长春园,又赶下山,为避免陆家兄弟的口舌,他跟陆府下人说了一声,然后借了一匹马,而巧了,这匹马正好是今日与陆元方比试骑术所驾驭的驽马。

心有怀念,有野性!却重新被套上了缰绳。

“驾!”

陆元松没有再卸下马的缰绳,毕竟这是借来的马,不属于他。陆元松规规矩矩地握住缰绳,一夹马腹,飞快朝石头村赶去。

石头村离陆府只有二十里不到,半个时辰便赶到,陆元松来到石头村的时候,已有不少外地的游人在此寻巡。

上次有陆元琪引路,陆元松只需跟着走就好,现在他不知道瀑布所在,便向村民问路,经过荷塘月色的小湖泊,再往东三里。

游人都是冲着荷塘月色来的,因此,当陆元松赶到那座瀑布前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游人,也正好方便了陆元松行事。

陆元松将马绳系在一旁木桩上,手里握着诸天生死轮,仰望这座瀑布。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隔了数十步,陆元松仍能感觉到这座瀑布的威势,可以碾压任何人,哪怕是武圣都不可能抵挡这种威势。

高达十丈,宽三丈,如银河倒转,弱水下凡,轰隆隆地摔落在参差不齐的石头上,水珠四溅,溅出百丈之远!

陆元松站在那里只有几息的功夫,身上就被水珠溅湿了大片,水珠溅到皮肤上,居然感觉到疼痛!

要知道陆元松服用了化龙草后,肌肉、皮膜更进一步,一运力,即便用木棒狠狠擂击都不会感觉,现在虽然没运力,抵挡二三十斤却没有一点问题,可是被小小的水珠溅到居然有疼痛的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水滴石穿,这水滴飞溅有十来斤的力气!隔得近,连木板都要被洞穿!”陆元松深吸一口气,立刻运力浑身,肌肉和皮膜都鼓胀起来,水珠飞溅再也没有感觉。

一步步靠近瀑布下的石头,差不多只有十步的时候,水滴飞溅竟然如弩弓一般,拍打在陆元松身上,皮肤留下了红印!

“希望有用!”陆元松将诸天生死轮飞旋仍在了一块石头上,接受浩大瀑布水流的洗礼。

轰轰!耳边是水流倾泻而下的爆响,陆元松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黑白相间的诸天生死轮。

巴掌大的一块圆盘,稳稳地落在石头上,水流轰击下来,落在诸天生死轮的盘身。

汩汩!好像一个人的拳头轰击上去,却筋骨粉碎,肌肉软塌塌的一团,瀑布水流击落下来,力气全部被吸收,水流失去飞溅的力气,如溪水一般缓缓滑开。

源源不断地水流飞泻而下,撞击诸天生死轮,后者毫不客气所有冲击力照单全收。

古语有‘涓流赴海’之说,意思就是很小的水流也要向拼命流向海洋,变成澎湃的海水,现在瀑布冲击诸天生死轮,完全反过来,将汹涌的海水变成了涓流!

诸天生死轮内似乎有一个空间,是容纳力的世界。

随着诸天生死轮承受越来越多的巨力,陆元松突然就感觉到自己与诸天生死轮的心神联系居然慢慢增加了。

他从未听过如此诡异的炼化之法!

青铜峡市人民医院
歙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芜湖治疗睾丸炎方法
日照男科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