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鬼咒 1741.第1741章 法医

2019-10-12 21:1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咒 1741.第1741章 法医

对于利用苏茜尸体的妖人,叶孤帆总觉得是个危险人物。请大家看最全!欧阳也在这里读书,万一被这妖人看上了,岂不是很危险?自己是堂堂茅山弟子,连一个红颜知己都保护不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叶孤帆决定,和警方配合一下,或者说,利用警方的力量,挖出藏在幕后的妖人。自己尽量不露面,也不会和妖人结仇。

胖子强看了看高深莫测的叶孤帆,迟疑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通知警察,来找你?”

“随便,如果他们想知道真相,可以来找我。”叶孤帆淡淡地说道。

“我明白了,或许,我还会来这里找你的。”胖子强点点头,转身而去。走出老远,胖子强还在频频回望叶孤帆的店铺。

叶孤帆心里一笑,想必不用多久,就会有警察来找自己了。

锁好门,叶孤帆走上大街,找人制作门头招牌

。在一家专门制作灯箱招牌的店铺里,叶孤帆交出了自己的设计图纸,让师傅照做,约定两天以后安装门头。

再转回来,叶孤帆却发现胖子强带着一男一女,正在自己的养生馆门前等待。

胖子强身边的两人,面色冷静而又笃定,一看就是公门中人。那个女的大约二十三四岁,齐眉刘海,皮肤白皙,戴着眼镜,非常的文静秀丽。

这是女警吗?怎么看起来像个学生?叶孤帆心里嘀咕了一句,若无其事地向着店铺走去。

“就是他!”胖子强看见了叶孤帆,急忙用手一指,冲身边的两个便衣说道。

两个便衣立刻把目光投向叶孤帆,带着警惕的审视。

叶孤帆走到门前,瞪了胖子强一眼,自顾自地弯腰开门,一边冷冷地道:“胖子强,你不知道用手指着别人很不礼貌吗?还大学生,书都给你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对不起啊,我是给你们做个介绍……”胖子强脸一红,张口道:“这两位是……”

叶孤帆也不搭理他,开了门,自己先走进屋里了。

门外的两个便衣对视一眼,缓缓跟了进来。

“这里是玄门养生馆,专治各种邪病,驱鬼除妖,相家相冢看风水,破灾解厄改气运。虽然还没有正式营业,但是接受预约。”叶孤帆转过身,看着那一对便衣,问道:“你们二位,得了什么病?”

男便衣大约四十岁,噗地一笑,道:“原来是个小神棍?”

“嘿嘿嘿,这么神目如电明察秋毫,一定是官家的人了?”叶孤帆也一笑,道:“看你山根平平,也不像是一个做大官的,是个小队长?”

男便衣一愣,张口道:“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啊!来,这位美女你再看一看,看看她是什么来路?”

说着,男便衣的目光转向了同来的美女。

叶孤帆微微一笑,盯着那个眼镜美女看了半分钟,道:“她的身上看不到煞气,应该不是前线人员。而且,她身上阴气偏重,应该是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的,估计……是一个法医。”

眼镜美女吸了一口凉气,随后点头:“的确如此,你看得很准。”

“不客气,有什么事,说吧。”叶孤帆也点头。

男便衣从口袋里掏出证件,道:“我是新海分局刑警队长,郑瑞。这位美女,是我同事,局里的法医,张云华。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苏茜的案子。”

“猜出来了。”叶孤帆点点头。

“你叫什么,哪里人?请出示一下身份证。”郑瑞看着叶孤帆,问道。

“如果你是以官方的身份盘问我,我会拒绝回答;如果你们是请教我,我可以配合一下。”叶孤帆说道。

郑瑞一抬手,道:“行行行,算我请教你。请问……你叫什么,家乡在哪里?”

“叶孤帆,茅山道院毕业生,虚云观修行弟子,俗称……茅山弟子。”叶孤帆这才一笑,亮出了身份证和茅山道院的结业证。

“吆,还是个有来头的小神棍啊。”郑瑞接过证件看了看,笑道。茅山名传天下,的确算是有点来头。

“多谢郑大官人夸奖。”叶孤帆收回证件,翻白眼说道。

郑大官人,是水浒传里面那个猪肉佬镇关西的称号,算是郑瑞的本家了。

“我是郑提辖,不是郑大官人。”郑瑞挥挥手,道:“言归正传,请问叶大师,根据死者苏茜同学窦比强的说法,在昨天,你就看出了苏茜已经死亡。是不是真的?”

“等等……”叶孤帆一愣,转脸看着胖子强,问道:“你不叫窦强,而是叫做逗逼强?”

“嘿嘿,姓窦,名比强,我老爸给我取的名字,一代更比一代强的意思……”逗逼强不好意思地一笑,道:“你还是叫我胖子强吧,这样听起来亲切一点。”

叶孤帆嘿嘿一笑,道:“那怎么行?叫你大名才显得尊重,对吧,逗逼强?”

一边的法医张云华听出了不对,忍不住抿嘴一笑。

郑瑞也忍住笑,道:“窦比强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昨晚我就跟逗逼强说了,可是这逗逼他就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叶孤帆耸耸肩。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郑瑞问道。

叶孤帆一呆,然后伸起手来,道:“郑大官人,额头伸过来,我看看你是不是在发烧?我报警,指着一个大活人,告诉你说那人死了,你信吗?”

“咳咳……”郑瑞脸上一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一直没说话的张云华开了口,道:“根据尸检结果,苏茜死于案发四十个小时之前。叶孤帆,应该说,你当时和窦比强所说的,是真实的。我现在想知道,你有没有看出,苏茜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叶孤帆摇摇头,道:“我不是法医,不能像你一样,把死者衣服脱下来,一寸寸地检查。当时见到死者的时候,她还穿着衣服,身上又无外伤,我不知道,所以不能判断死因。”

“有外伤,但是都是死者坠楼造成的。在坠楼之前,身上并无外伤。胃液和肠道里,也没有检测到有毒成分。”张云华说道。

本书来自: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挂号费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路线查询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挂号费多少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要挂号费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