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代玄尊 第1091章 十八坞的女子

2019-10-12 18:21: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代玄尊 第1091章 十八坞的女子

毕竟是一个凡人,而且是兵匪,不是武人

,玄宝只是感觉轻轻用了一点里,这龙皇罡劲就把那名兵匪给打出三丈远,掉在地上摔得昏死过去!

狗头军师脸色一变,看着玄宝厉声大喝:“小英雄,你这是干什么?”

玄宝冷哼一声,走到那老者面前,轻轻将他扶起来,语气冰冷的对汪郁之说:“我记得裘胜在禹山做匪,虽然干的是抢劫掠货的勾当,却也不怎么喜欢沾染人命,现在是活倒回去了?竟然连这样的无辜老人都杀?”

狗头军师脸上阴晴不定,因为摸不透玄宝的路数,所以也不好得罪,强笑着说:“小英雄有所不知,这些刁民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就以为咱们这征东大军是好惹的!刚才就是对他们太客气了,才让咱们吃了点小亏!不过既然小英雄看不惯这个,咱们也就收敛点!你们听着,只要他们不乱来,就别搞出人命!”

这家伙还是耍了个小心眼,这乱来不乱来的可没个界限,而且不搞出人命,那搞残搞半死,都是他们随意了!

玄宝也没跟他计较这个,大家连底细都没摸透,就凭他一句话能救了这些人,根本是不可能!只有见了裘胜,他才能想出办法,救了这些寨民。

“你们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玄宝松开了老者,对着他做了一个坚定的表情,然后在一帮寨民疑惑的注视下,再次往前走去。

前面就是金坞了,地势也是越来越高,现在走起来,就像是在爬山。不管这些兵匪战斗力怎样,最起码架子是有了,这通道的两旁都站着手持大刀的兵匪,一个个杀气腾腾,眼神不善的看着玄宝,好像随时都要过来砍他一刀似的。

玄宝在心中冷笑,这些人的战力他领教过,说实在的就是凭借人多欺少,要不就是对付这种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狗头军师一边走一边陪着笑脸对玄宝说:“小英雄宅心仁厚,可不是干绿林的料啊!”

“我有说过我是混这道的吗?”玄宝眯着眼睛微微一笑,眼中充满了不屑。

狗头军师一愣,皱起了眉头,扭头看着玄宝说:“那我就不懂了,小英雄是何人?跟我们大将军又是什么关系?来找大将军是为何?还望小英雄告之,否则大将军问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可是大大的失职了!”

玄宝冷眼看着他说:“是不是如果我不告诉你,我就见不到你们大将军了?”

“小英雄是个聪明人,想必不会做让老朽为难的事!知道小英雄神功盖世,我等万万不是您的对手,可是如果小英雄一直隐瞒下去,为了大将军的安全,我等也不得不得罪了!”

“哈哈哈!”玄宝大笑起来,冷呀看着汪郁之说:“我该说你们谨慎好呢?还是胆小如鼠?”

“说什么!”旁边一名兵匪把刀抽出一般,两旁的兵匪立即杀气腾腾的围了上来!

玄宝冷冷一笑,看也不看身边的那些兵匪,眼睛看着上面的一栋大房子,淡淡的说:“我是谁对你们来说不重要,对你们的将军才重要!在他的心中,我的价值比这些寨民加起来都珍贵,你不敢带我去见他,难道就不怕他怪罪于你们?”

越是神秘的就越能激起人的好奇。饶是那狗头军师奸猾如狐狸,在故弄玄虚的玄宝面前,也败下阵来!只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对玄宝说:“即使如此,那就请小英雄继续跟我走吧,大将军就在前面,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反正就他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就算是大将军的敌人,那又如何?只要一声号角,这三坞上面上万弟兄就会在源源不断的冲过来,乱刀之下也能把这个家伙砍成肉泥!

金坞最高顶上的大屋,是十八坞的祠堂。背后就是将近十丈高的悬崖,悬崖下面就是滔滔江水。

只不过此刻大屋里面的香案已经被抬了出来,放在了院子里,上面原本摆放的祭品,都已经被祸害的惨不忍睹。

香案的旁边放着一张沉香木的躺椅,上面半躺着一个人,右手拿着一个黑陶大茶壶,左手拿着一把短刀,刀尖在旁边跪着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身上不停的滑动。

那女孩的面容布满泪痕,身旁竟然还躺着一个看起来年龄稍大的妇人,只不过那妇人却是躺在血泊里,走近一看,竟是已经死了!

地上远不止这一个死人,还有三个女孩,大概有十七八岁的年纪,都爬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身下却是一大片的血液,看起来死前定是遭受过非人的折磨!

那人的脚旁,还跪着两个女孩子,年轻更小,一个有十一二岁,一个只有八、九岁,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双手还在机械的捶打着那人的双腿。

在那人身后五步之外,站着三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兵匪,满脸的凶悍,手中的刀上还带着血渍,地上那些死去的女子,应该就是他们杀的!

“脱!”那人拿着刀子,刀尖滑动着旁边那女孩的衣服。那女孩似乎看不见这近在咫尺的刀子,只是用呆滞的目光,看着旁边趴着已经死去的那个女子。

躺着的那人看着她那绝望的眼神,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手中刀尖一挑,将她的胸前衣服的绊扣削断,声音阴冷的对她说:“你听话,我就放了你两个妹妹,不听话,我就先让她们去陪你娘,然后把你玩够了,再一刀捅死!”

那少女身体一颤,慢慢的扭过头,看着眼前这个令她家破人亡的恶魔,双眼中的泪水汩汩而下!

那恶魔用刀尖依然在少女的衣服上划动,脸上带着玩弄的笑容,看着她说:“如何?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那少女认命一般的抬起了双手,慢慢放在了自己胸前的绊扣上,脖子上的那一颗已经被划开,下面就是被刀子抵着的第二颗了。

少女顺着刀子往前摸,滑到了恶魔的手上,把他的手拨到了一旁,用一只手慢慢摸索着自己的胸前的绊扣。

对于这个已经屈服在自己婬威之下小女孩,恶魔感到了心满意足!这样的小女孩只要吓唬两下,就乖乖的听你摆布,任你施为!所以也就拿开了刀子,眼神发光的看着那只解开绊扣的葱白小手!

下一刻女孩就突然抓紧了他的左手,低下头用自己的小银牙,狠狠的咬在了那恶魔的手上!

“啊!”恶魔疼的大叫一声,右手的黑陶大茶壶就下意识的砸到了那女孩的头上,撞了个粉碎!那女孩居然没有被砸晕,头上的鲜血直流,却就是不松口!

两个给他捶腿的小女孩也冲了上来,同时按住了他的右手,他已经攥住了一块破碎的瓷片,那个东西可以轻松的划开女孩的喉管!

两个女孩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嘴里不断的大喊着,那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更是学着姐姐的样子,用自己的小银牙,狠狠的咬在了恶魔的右手上!

站在恶魔身后的那三个护卫似乎已经吓呆了,一时半会没有冲上来!真没想到这十八坞的女子竟然是这么不怕死,好像不管男女老少,都不知道屈服为何物,宁可被杀死,也不向敌人低头!

等到主子发出一声暴怒而痛苦的狂叫,那三名护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冲过来,对着那三个女孩子,就扬起了手中的钢刀!

跟着狗头军师一起上来的玄宝,打眼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场面,嘴里大喝了一声:“住手!”就已经冲了过去!

这一路上狗头军师都在提防着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一旦见到大将军之后会怎样的举动,为防不测,他还特意让几名兵匪走在了前面,为的就是一旦这人是敌非友,也能挡住他的攻势,为大将军赢得准备的时间!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没用!这个神秘年轻人的身法简直太诡异了,好像会飞一样,瞬间就在眼前没有了身影,等再看到他的时候,却已经站到了大将军的面前!

施展了瞬移术的玄宝推开了那三个想对女孩子下手的护卫,把女孩子们都护到了身后,眼神冰冷的看着坐在躺椅上的大将军。

这就是裘胜了!看起来还真有点将军的样子,浓眉大眼,满面虬髯,大冷天的穿着一件短打小褂,下面是一条青色灯笼裤,不想个手下有万人兵匪的大将军,反而更像是个走江湖的豪客!

当然,这只是他的外表,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将军贪财好色、唯利是图、心狠手辣、睚眦必报!

此刻裘胜的双手都已经是鲜血淋漓,疼的他浑身发颤,一下子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先是对着三名护卫猛踹了三脚,这才转过身,看着跟他差不多一样高的那个年轻人,咬牙切齿的问:“你是谁?”

旁边的狗头军师身体一颤,赶紧都他说:“大将军,这个人说跟你是旧相识,而且对你很重要,比这些村民都重要!所以属下斗胆,就把他带来见您了!”

裘胜看着自己双手上的伤势,心中恨意滔天,咬牙切齿的说:“老子先不管跟他是不是旧相识,先把那三个小蹄子给我宰了!把她们给老子拎过来,老子要亲手撕烂她们的衣服,然后一颗一颗的敲碎她们的牙!”

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站在玄宝的身后,嘴巴上面全是血,脸上却带着浓浓的恨意,对着裘胜“呸”的一生,吐了一口,一片被嚼烂的肉就掉在了地上,这是从裘胜的手上硬生生撕下来的!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是哪级医院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哪个位置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