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妖夫逼上门46妖皇宫来人谋

2020-01-22 09:24: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夫逼上门 46:妖皇宫来人,谋

“加斯绿洲那边没什么事情吧?”

看着她冰凰嗤笑一声,“人家挺和气的,莫伊族和红月教没有打起来,估计是你留下的威胁让人家团结起来了吧。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征服他们还是不想征服。”

夏语凝微微一笑,那个随意了。

若是他们要打起来,最后两败俱伤她收服那地成为另外一个逍遥林也没什么不好的。

“先不管他们了,你要的宝贝我们也取回来了,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让白术他们自由的事?”

“找个保密的地方,随时可以开始。”

真正保密地方在夏语凝看来就是她的灵戒空间了,不过让冰凰这亦正亦邪的人进去真的妥当吗?

犹豫过后,夏语凝还是在逍遥林选了一个僻静之地直接以结界围起来,然后在里面安置了一套房子让冰凰开始研究。

当她看到冰凰弄出的四个模型之时忍不住傻眼:这不是逼真版的人形木雕吗?

“没见识,这可是魔神之木雕刻出来的入魔之方,这身躯可比凡人的好上百倍,只要注入灵魂和血液就可以培养新魔。”

“血液?你们几个估计没啥实际性的血液。”

冰凰冷哼一声,这当然知道,他们一开始是从纸上召唤出来的,哪里有什么真正的血,“所以啊,这次还是需要你的血,这样的话对你也有好处,纵然没有了契约关系,因为身体里用了你的血液所以日后见面纵然失忆我们也不会对你有仇恨之心,甚至没有反抗之心。”

“真的呀?”某女小小的雀跃了一下,总感觉有点得瑟的样子,“那契约怎么断,我得让你们的灵魂注入这魔神木不是吗?”

“到时候夙七夜会看得到我们之间的无形的羁绊线,让他以玄气斩断就是。”

“就这样?”

冰凰白了她一眼:“你鲜血是简单,我们灵魂入神木却是不简单,我会教白术他们附身之术。等习惯了这身体再举行血祭。”

习惯?夏语凝搔搔头,表示不太清楚这事了,不过也不纠结反正冰凰自个明白怎么做就行。

“今日是七号,魔神木需要用你的血和灵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这样吧,这个月底你再让让白术他们回来,到时候就开始学习附身之术,个把月时间应该足够习惯这新身体了。”

“好。”

冰凰用了四个大木桶装着四副魔神木雕,那木刻的容貌与白术他们几人的容貌极为相似。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刻好的,手艺真不错。

“大小姐,我在安无尘他们被救之后闻到了他们身上有灵水的气息,虽然不知道你哪里弄的,不过想必你肯定还可以弄到,所以,麻烦你把这四个浴桶给我注满灵水,然后每一处放血十滴,要十指连心的血,我去配制其他药材。”

“好。”

夏语凝自空间弄出灵泉水注入浴桶之中。然后依言割破了手指,在每个地方都滴了十滴血。

血液与灵水相容之后,渐渐清澈是水里荡漾着一些飘散的血丝,细如丝线却不断,显得有些妖异。

夙七夜看着这一切皱起眉:“凝儿,这方式跟我们一族的附魂术大不相同,不知道日后他们的身体是不是真的会比凡人的好。”

“以冰凰的性子来说是肯定的,毕竟这身躯他自己也要用。”总不可能让他自己也受损吧,对他有什么益处。

估计这魔神木是好东西来的。

“大小姐,你不是有血莲吗。别舍不得,一人送一朵给我们泡身子。”冰凰抱着一个木箱子过来,不客气的说道。

夏语凝翻翻白眼,还是从灵戒摘取了四朵血莲分别放置在浴桶之中。有了血莲的加入,那入丝线的血丝开始慢慢的变粗了一点,甚至开始分别缠绕在木雕之上,好像成为了木雕的血脉图一般鲜活起来。

真神奇!

“大小姐,有灵气的东西多放点没关系,我知道你肯定有。”

“不怕过犹不及?”

冰凰呛了一下。好像也不能太多了,“那就罢了。”

说着打开木盒,木盒之中掏出一个四方锦盒,打开之后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盒,层层包裹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

最后露出的是几块紫色的菱形晶石,这东西――夏语凝皱着眉:“灵魂石?”

冰凰瞧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给每个木雕都嵌入一块灵魂石,完事之后才看向夏语凝:“这东西你见过?”

何止见过,轩辕老祖给她的一块灵魂石就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体积小些,“嗯,机缘之下。”

“狗屎运吧。”

夏语凝一脚踩上去某只的脚背,冰凰跳开,“粗鲁!”

“本小姐警告你,就算我打算让你自由,也没准备日后被你时不时的刺几下,不懂得的感恩的家伙当心我到时候给你挖坑埋了!”

切,小气鬼。

冰凰心中不屑,不过却识趣的没有再调侃了,“差不多就这样吧,接下来我就要在这里设聚魔阵法,我没有出关你不能召唤我打断我的事情,不然后果自负。”

“知道了,你安心做你的,有需要跟我说就是。要不留个传信鸟给你?”

“不用,我一切都准备就绪,聚魔阵摆好之后我顺带闭关一个月,到时候再出现。”

如此夏语凝也不勉强,走之前在结界之外又再设置了一层结界,并且让夙七夜挑选了十几个可靠的妖兽来守卫外层,绝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回到家中之后夏语凝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来,看向夙七夜眯着眼问:“你那堂叔九越天如今在哪?”

夙七夜心中一紧,呵呵一笑:“他神宗飘忽,我没有问,那次之后他对我也不太满意。”

“切,紧张什么,就算我如今打得过他了,也不会欺负老头子的。不过是刚刚想到一个问题,你那堂叔不是实力强大不好找附身对象么,要不也让冰凰帮他一把?”

听到这话夙七夜松口气。“这事不知道堂叔会怎么想,不过有消息的时候我跟他传个信好了,以他的性子可能也会接受。”

堂叔心中的愿望就是报仇,为九婴一族报仇雪恨。是魔还是妖兽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吧。

“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计较,七夜你何必担心,难道我明知道他是你唯一的堂叔了,还会记恨过去而杀他吗?”

夙七夜面色一白连连摇头,“不是。我没有这样想,只是堂叔过去接着我伤害了你们,我无法对堂叔做什么愧对于你,所以不想让堂叔的事情再提起让你不舒服……为了你,我愿意跟堂叔对抗,可是,不到最后关头,我也不想让他死去。”

“明白啦,血脉之情嘛,何况你们一族还是那种杯具的情况。我理解的。所以,想让冰凰帮他一把也是真心的,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不是我大方圣母什么的。”

夙七夜感动的搂着她,良久叹息一声,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此生他真的可以满足了。

“九婴一族的事情,我也没有亲眼见证,说不上谁对谁错,不过你若想做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我肯定是站在你身边帮着你的。”

“凝儿,谢谢你。”

谢谢你如此体谅,如此善意,但他并不希望让九婴一族的事情害得她操心劳累。

夙七夜想到自己的堂叔如今可能在做的事情就觉得头疼。对堂叔来说,魔族大战干他屁事,他要做的是找曾经群攻九婴一族的妖兽族们报仇,妖兽族要应付魔族更好,他可以落井下石。

甚至一个不小心也可能跟魔族合作都说不准,而他似乎对自己这个侄子很失望。至今也没有联系过他。

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声,夙七夜站起来走出去,“何事?”

门口站着一个小妖兽,“首领,妖皇派人来了,说是要请你去妖皇宫一趟。”

“来的是谁?”

“四护法冷心。”

夙七夜皱着眉,这个家伙来可不好应付,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让小妖兽先下去。

“首领,如今那四护法在二首领那边,说是请你尽快过去见见对方。”

“嗯。”

小妖兽飞快的退下去了,他觉得大首领很冷,那个什么四护法更是阴冷,简直就是亚历山大。

夙七夜回到屋里,夏语凝笑吟吟的看着他:“是妖兽皇来找麻烦?”

“可能吧,不过冷心来了我也不能不见,那家伙狠毒。”

“那一起去见见?”

“不,我不希望他记住你。我自己去就好,你在房间里好好休息。”

夏语凝不太乐意,兽皇想搞什么她也想知道呢,不让她去怎么看戏,况且,这才上午,她怎么睡得着?

“乖,别跟着去,我不希望你有任何危险。”

“好吧,你小心点。”夏语凝对人家美男的温柔不能抗拒,唯有应下。

……

夙七夜来到青魇所住的地方就看到客厅里不仅仅有青魇和冷心,还有一个女人,魔爷在异世界弄来的另外一个女子若琳姑娘。

“大哥,你来了。”青魇起身给他倒茶,让他坐在主位上。

夙七夜看了冷心一眼:“冷护法来我逍遥林有何事?”

“皇让你千万妖皇宫一趟。”

“有事?”

冷心目光幽深的盯着他:“最近皇宫不太平,是不是有小人作祟,火烧皇宫多处,妖皇觉得这件事请你过去处理下比较好。”

“你们四大护法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我这个小人物去有什么用?”

“未必,对方可能是九婴一族的人,请你去是最好的。”

闻言夙七夜顿时变了脸色:“你有证据?”

“就是没有证据才要请你过去澄清的,皇也是让你有机会表态。”

哼,什么表态,分明就是想让他们九婴族的人自相残杀,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妖兽皇的心思始终是那么嚣张。

青魇面色平淡的看向冷心:“冷护法所言似乎不妥当,最近我们老大都是在月城帮忙抵御魔族的,你若不信可以去取证,怎么可以因为妖皇宫有人作乱就怪到我们老大头上,这也太牵强了吧?况且,当日协助莲影国对抗魔族的命令也是妖兽皇给我们老大的,这魔族还没有打败妖兽皇就要老大撤回是哪个意思?该不会听信了小人谗言误会了我们老大吧?”

牙尖嘴利的,怪不得稳坐逍遥林的二把手,冷心嗤笑一声,“我们没有那么闲污蔑夙首领,不过是因为事出有因才请夙首领走一趟的。”

“不好意思,我夫人最近就要产子了,三个月内我都不会离开她,冷护法你想让我去皇宫也没什么不可以的,等三个月之后吧!”

冷心目光一眯:“夏语凝怀孕了?”

“是的,冷护法不恭喜我?”

冷心皱眉看着夙七夜,眼里慢慢的不赞同,当年皇留下他却不让他有女人就是不想让他有子嗣的,九婴一族的血脉太过强大,难以控制。

不然也不会在他成亲的时候阻止了,如今这人不仅仅违抗皇的意思还偷偷有了孩子,这事瞒得可真够紧的。

“夙七夜,你应该明白皇的忌讳。”

夙七夜心中冷笑,他当然知道,妖兽族的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他们九婴一族还有传人,更巴不得他们死绝了,可是,他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呢?

凝儿怀孕的消息他可是刻意瞒了那些眼线的,如今嘛,他觉得放出消息也无不可。

“最好你们还是祈祷那孩子不要有九婴一族的血脉吧,不然,只怕这逍遥林也安稳不了多久。”

若是以前,夙七夜肯定会被这话给威胁到的,如今嘛,他淡定多了,“对我来说孩子继承谁的血脉都很好,用不着冷护法来操心。”

“你不要后悔!”

“怎么会,这可是大喜事,我干嘛后悔。”夙七夜不以为意的瞟了他一眼。

冷心气急,阴鸷的目光扫过他,这家伙真是不识好歹。

九婴一族的子嗣不管如何都不能再出现了,妖兽皇是不可能容忍的。

青魇扶额,老大你想显摆刺激人也多等等,好歹等嫂子生了之后再显摆啊,如今就说出来不是自寻烦恼吗?

“这位冷护法,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首领夫人其实是一个好女人,她生的孩子肯定也是好的,你何必担忧?”若琳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她实在好奇妖兽皇的护法为什么会这般不喜欢夏语凝怀孕的事。

……

……

(未完待续。)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大兴区人民医院
济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聊城妇科医院排行榜
贵阳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